大卫·洛克菲勒的全球扩张及其拯救纽约的壮举

腾讯证券
查看2条评论


北京时间3月21日凌晨消息,据《纽约时报》报道,著名的银行家和慈善家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已于当地时间周一早上在其位于纽约州Pocantico Hills的家中逝世,享年101岁。

以下是在《纽约时报》上发布的讣告节选:

大卫·洛克菲勒在银行业中的崛起之快不可谓不快。到1961年时,他就已经成为了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总裁,并与时任该行董事长的乔治·钱皮恩(George Champion)联手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大卫·洛克菲勒提倡海外扩张的观点与钱皮恩相左,后者认为该行的美国国内市场才是更加重要的。在他于1969年取代钱皮恩出任大通曼哈顿银行的该行董事长,并成为该行唯一的首席执行官之后,他就将这家银行的“足迹”扩展到了几乎每块大陆。他曾说道,他的个人外交“品牌”——也就是与各国首脑会面——对于推进该行的利益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有很多人都宣称这些活动是不合适的,妨碍了我管理这家银行的职责。”大卫·洛克菲勒在其自传中写道。“对这种观点我是绝对无法认同的。”他坚持声称,其“所谓的‘外部活动’给这家银行带来了相当大的利益,无论是从财务方面还是从其全球声望方面来说都是如此”。

到1976年,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总运营利润为1.05亿美元,而该行旗下国际部门所贡献的运营利润已在其中占据了高达80%的比重。然而,这种数据未能证明大卫·洛克菲勒对于海外扩张的热望的正确性,而是凸显了大通曼哈顿银行美国国内业务落后于其他银行的表现。从1974年到1976年之间,该行的盈利下降了36%,而其最大的一些竞争对手——美国银行、花旗集团、Manufacturers Hanover和J.P.摩根公司(J.P. Morgan)等——的同期盈利则实现了12%到31%的增长。

1974年时发生的经济衰退给大通曼哈顿银行带来了重创,当时这家银行在低迷的不动产行业中拥有庞大的贷款组合。另外,与其他任何一家银行相比,该行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所持有的纽约相关证券都要更多,而在那时纽约市正处在破产的边缘。与此同时,大通曼哈顿银行的不良贷款组合也是所有大型银行中规模最大的。

大通曼哈顿银行还在1974年卷入了一桩丑闻。据当时进行的内部审计显示,该行的债券交易账户被高估了3400万美元,并发现相关损失被少报了。其结果是,该行的净利润因此而损耗了1500万美元,其形象也受到了破坏。到1975年,美联储和货币监理署将大通曼哈顿银行认定为一家“问题”银行。

尽管在那时大卫·洛克菲勒正竭力试图扭转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滑坡局势,但他还是抽出身来解决了纽约市的财务问题。他参与市政事务的时间最早可以回溯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当时他作为“市中心-下曼哈顿协会”(Downtown-Lower Manhattan Association)的创始人及主席建议该市应修建一座世界贸易中心。

在1961年,大通曼哈顿银行在华尔街区域开设了64层楼高的总部,而这一行动主要是由于受到了大卫·洛克菲勒的股东。这笔大规模投资起到了帮助这个金融区域复兴的作用,并鼓励了世界贸易中心项目的实行。

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纽约市由于迟滞的经济增长和不受控制的市政开支而面临着违约风险,这时候大卫·洛克菲勒挺身而出,帮助联邦政府、纽约州政府和纽约市政府的官员与该市的商界领袖联合到了一起,制定出了一项经济计划,最终使得纽约市摆脱了那场危机。

与此同时,他还理顺了大通曼哈顿银行的事务,使其恢复了秩序。到1981年时,他和他的“门徒”维拉德·布彻(Willard C. Butcher)已经带领这家银行恢复到了完全健康的状态。同年,他将董事会主席的位子让给了布彻。

在1976年到1980年之间,这家银行的盈利增长了一倍以上,其在资产回报率方面的表现优于主要竞争对手花旗银行,这是对银行盈利来说至关重要的一项指标。不过,即使是在1981年退休并不再活跃从事该行的管理事务之后,大卫·洛克菲勒还是继续担任其国际顾问委员会的主席职务,同时还充当这家银行的外交家角色。对于他眼中美国政府官员所采取的错误政策,他总是会毫不犹豫地加以批评。

大卫·洛克菲勒尤其是对前任美国总统卡特更为苛刻。在1980年,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卡特没有去做“那些其他大多数国家自己都会去做、而且预计我们也会去做的事情——那就是让美国的国家利益成为我们首要的国际目标”。

不过,对于卡特的继任者、与卡特相比远为保守的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他同样也扮演了“牛虻”的角色。当里根政府支持非洲的反马克思主义游击队时,他在1982年巡回造访了非洲大陆上的10个国家,宣称非洲马克思主义对于美国本身或是美国的商业利益来说都并不是什么威胁。

到了晚年,大卫·洛克菲勒卷入了有关洛克菲勒中心的争论,这座装饰艺术风格的办公大厦是其父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建造起来的。在1985年,洛克菲勒家族以13亿美元的价格抵押了这幢大厦,由此而得的收入估计为3亿美元左右。到1989年,洛克菲勒家族将洛克菲勒集团(Rockefeller Group)的51%股份出售给了日本三菱地所公司(Mitsubishi Estate Company),该集团拥有洛克菲勒中心及其他建筑物。随后,三菱地所将其持股比例提高到了80%。

这项收购交易标志着日本企业收购美国物业的浪潮达到了高峰,同时也使得洛克菲勒家族面临批评,被指将一个重要的国家标志出售给了日本企业。当日本的经济泡沫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破裂时,三菱地所被迫于1995年宣布洛克斐勒中心破产,当时大卫·洛克菲勒再度遭到了批评,这一次则是被指责任由这座大厦滑入了财务毁灭的深渊。

而就在同年年底以前,大卫·洛克菲勒就组建起了一个辛迪加,收购了洛克菲勒中心的控股权。随后,这座大厦在2000年以18.5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从而切断了其与洛克菲勒家族之间的联系。

大卫·洛克菲勒的身家在2012年时达到了27亿美元,那时候已是耄耋之年的他日益投身于慈善事业,尤其是向哈佛大学、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洛克菲勒大学——由约翰·洛克菲勒创立于1901年——捐赠了数千万美元。

即便是在九十多岁高龄的时候,大卫·洛克菲勒工作起来的劲头也仍旧会令年轻得多的人望而生畏。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他都会代表大通曼哈顿银行或是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和三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等组织出行。在2005年,他曾在洛克菲勒中心的办公室里接受采访,那时候他的身体状况仍旧很好,还会在该中心的健身俱乐部里跟一名助理教练一起锻炼身体。

他还是在继续收藏艺术品,其中包括数以百计的画作以及有色玻璃、瓷器、木化石和家具等各种艺术作品。

同年,他承诺将向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捐献1亿美元的遗产。从整个社会的层面上来看,他的这种善举起到了一种激励作用。在2005年,现代艺术博物馆曾举行过一次聚集了各界名流的筹款活动,此次活动吸引了850人以最高9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一张桌子。那次活动是在他90岁大寿之际举办的,到活动结束时他收到了一个生日蛋糕作为礼物,那个蛋糕是以他在缅因州的房子为模型而制作的。

在2002年撰写自传《回忆录》一书时,时年87岁的大卫·洛克菲勒成为了洛克菲勒家族三代人里第一个出版自传的人。在被问及为何要写这本书的时候,他以其特有的矜持语调回答道:“这个嘛,我只是想到我的人生相当有趣而已。”

评论

【2楼】 梦里香草: 2017-03-21 04:28:45

哈哈哈哈哈

【1楼】 huangama168: 2017-03-21 03:40:18

穷也是土,富也是土。

 

用户名: | 密码:

发表评论

后退     返回顶部
website statistics